人文地理|重庆的桥

重庆早在百年前就有了第一座石拱古桥,发展至今,桥梁总数达到了上万座,而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只有当我们认真地将重庆桥史翻阅一遍后,才会发现足以让我们骄傲的不仅仅是“桥都”这样一个称谓,还有这座城市与桥的世代情缘。

长江上有6座,即小南海大桥、铜罐驿大桥、黄桷坪大桥、木洞大桥、五宝大桥和麻柳嘴大桥

因山水而生的桥群

世界上的桥梁可归纳为四大类:梁桥、拱桥、斜拉桥和索桥,这几大种类在重庆都能见到踪影。重庆主城区的跨江大桥数量和密度远超其他城市,究其原因,山水格局无疑是造就这一盛况的重要因素。

重庆位于青藏高原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长江从西南向东北横贯境内,左岸有嘉陵江、小江、大宁河,右岸有乌江、綦江、磨刀溪等较大的一级支流及上百条中小河流汇入。且处于两江交汇处的重庆主城区还坐落于中梁山和铜锣山之间的丘陵地带,整个城市格局里山丘纵横、河流密布,正所谓“城在山中,山在城中;城在水中伫,水在城中流”,勤劳的山城人民便在山水之间架起了一座座各式各样的古桥。乌江上游、渝东南地区以廊桥著称,渝东北则多见索桥。因重庆地区V形河谷较多,石料丰富且强度高,所以这些古桥中,最为常见的要数石拱桥的身影。较为经典的如建于北宋年间的荣昌施济桥,迄今上百年,清代时就被称为“川东保障”,自1929年起已成为成渝公路的必经之桥;丰都奈何桥,距今500余年,以其主张断恶行善而声名远扬;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万州万安桥,是全国跨径最大的砖拱桥……这也是有史料记载的重庆出现桥梁的第一个阶段。

到新中国成立前,近代重庆的桥梁分布广、跨径小,桥型仍以石拱桥为主。比如位于北区干道的一号桥,是当时重庆城市桥梁中开工最早、规模最大的桥梁;而建于1930年的化龙桥则是重庆第一座公路石拱桥。

沙坪坝嘉陵江大桥

第一座横跨嘉陵江的现代桥

1938年1月1日,重庆轮渡第一条航线——储奇门到海棠溪线路开通,《轮渡歌》唱道:“陪都形胜自天成,江水滔滔绕山城。唯我轮渡应运而兴,日夜服务便利民行。”1940年重庆轮渡公司不断增开新航线,过江轮渡一度成为山城市民出行的重要方式。

轮渡解决了重庆人过江的困扰,但毕竟称不上便捷,排队等船会花去太多的时间。因此,20世纪60年代,当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开建的消息传出时,整个城市都沸腾了,重庆人奔走相告这一喜讯。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也是重庆第一座跨江的现代城市道路桥,它架于嘉陵江上,全长600米,是西南地区唯一的钢桁梁城市大桥。1958年,大桥正式开建,无数重庆人翘首期盼。可是,修建期间却几经波折,此桥由铁道部大桥工程局武汉设计处设计,当时在重庆修建白沙沱长江铁路桥的国家铁道部大桥局也派人来支援。后来,众志成城,终于克服种种难关,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才在1966年1月竣工,它把渝中区和江北区连接了起来,对整个江北乃至现在的渝北和北部新区都有巨大影响。

如今,与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并行的还有渝澳大桥,它是与澳门合作修建,故由此得名,可谓友谊之桥,跟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各自承担起南北单向的交通重任。

发展至今,桥梁总数达到了上万座

大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

继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后,北碚朝阳桥工程马不停蹄地启动,它是当时全国唯一一座双链悬索桥,曾享有“亚洲第一吊桥”美誉。大桥自1969年底竣工后,是重庆通往川北、陕西、甘肃的要道,也是北碚通往江北国际机场和金刀峡风景区的要道。它被沿用了40年左右,最后因存在安全隐患被朝阳复建桥取而代之。

在北碚朝阳桥通车8年后,重庆主城在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石板坡长江大桥(即重庆长江大桥)才开始修建。在“人民大桥人民建,人人为大桥作贡献”的口号下,山城市民纷纷投身这重庆“长江第一桥”的建设,珊瑚坝上曾一度出现“万人敲卵石、筑桥墩”的劳动场面。1980年建成通车后,它第一次打通了制约南岸发展的“天堑”。桥头不但有叶剑英的题词,四川美术学院创作的“春夏秋冬”四大雕塑相对而立,无论从美感还是气势上都显得雄伟非凡,已成为重庆一大风景。

同期修建的还有沙坪坝石门嘉陵江大桥,建成后,它宛如巨型竖琴横跨江面,为重庆再添一道风景。它还成为连接江北区和沙坪坝区的重要通道,带动区域发展的效果非常明显。从石门大桥开始,重庆建桥技术明显提高,并第一次用大型的混凝土搅拌施工,这一时期为重庆以后的桥梁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重庆的桥,不只是一条简单的过江通道,还是城市文化的符号所在

直辖后的建桥奇迹

直辖后的重庆迎来了“建桥高峰期”。李家沱长江大桥、高家花园嘉陵江大桥、黄花园嘉陵江大桥、鹅公岩长江大桥相继建成,江津、丰都、巫山等区县的也相继建成了长江大桥。进入“十五”、“十一五”时期之后,大佛寺长江大桥、马桑溪长江大桥、嘉华嘉陵江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等相继竣工,条条飞虹紧密连接重庆各区。到2014年全市桥梁已过10000座,长江、嘉陵江重庆境内有48座跨江大桥,其中40座为直辖后建设。

在2005年的茅以升基金会的年会上,交通部原总工程师凤懋润率先提出“重庆桥都”的概念。虽然跟武汉有过“桥都”名号之争,但重庆因桥梁规模大、功能强、桥形美、数量多、速度快、桥型多等理由占尽优势,于是,继山城、江城、雾都等众所周知的美名,重庆又以“桥都”之名被人们津津乐道,此名号既是山城人民的骄傲,也越来越被外界所认可。

这一时期,世界著名桥梁建筑工程大师、美籍华人邓文中在中国主持设计的第一座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它还是中国第二大跨度拱桥。菜园坝长江大桥红白相间的弧线,不禁令人想到“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而嘉华嘉陵江大桥则是作为重庆直辖十周年献礼工程,2007年竣工后打通了北桥头的交通瓶颈,成为联系城市南北发展主轴的重要纽带。

虹影重重,是开放也是门户

2009年,地处重庆市主城中央商务区的朝天门长江大桥通车后成了沟通长江东西两岸的重要通道,享有诸多盛誉。

2013年,重庆主城续建双碑嘉陵江大桥、红岩村嘉陵江大桥、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东水门长江大桥、寸滩长江大桥,高家花园复线桥等。而郭家沱、白居寺等长江大桥,红岩村、水土、礼嘉、宝山等嘉陵江大桥也将飞跨两江之上。对于重庆而言,桥梁是开放也是门户。

2014年正式通车的东水门长江大桥为双塔单索面部分斜拉梁桥,全长约1000米,桥身为三跨布局,主跨445米,在世界同类桥型跨径中居第一,这条修建了5年的大桥紧密连接起渝中区和南岸区。

而与东水门长江大桥并称为“双子桥”的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于2015年通车,主要连接起渝中区和江北区。东水门长江大桥和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也共同构成了两江大桥,共同串起一片崭新的区域,成为两江之上的地标性景观。两江大桥的设计独具匠心,创下六项世界纪录——同类桥型跨径世界第一、索梁锚固形式为世界首创、索塔锚吨位世界第一、拉索吨位创世界之最、巨型天梭轮廓世界独有、主桥塔下大吨位支座采用牛腿支撑方式创世界之最。它们还和朝天门长江大桥一起,让重庆CBD“金三角”——解放碑、江北城和弹子石再次沸腾。据桥梁专家介绍,到2020年主城区还要新建10座跨越长江、嘉陵江的大桥。长江上有6座,即小南海大桥、铜罐驿大桥、黄桷坪大桥、木洞大桥、五宝大桥和麻柳嘴大桥;嘉陵江上有4座,即施家梁大桥、曾家岩大桥、蔡家大桥和悦来北大桥。

据《重庆旅游》杂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