宕渠之战:“五虎上将”与“五子良将”激烈碰撞,影响整个三国

建安二十年,刘备集团与曹操集团在巴西郡进行了一场重要战役,史称“宕渠之战”、“巴西之战”。此战是刘备和曹操两大集团自赤壁之战后第一次大规模交锋,最终以蜀将张飞完胜、魏将张郃惨败而结束。长久以来,人们多注目于官渡、赤壁、夷陵等“三大战役”精彩的光芒,却忽视了宕渠之战在三国鼎立格局形成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一、前奏:曹操咄咄逼人,刘备危机重重

建安二十年三月,曹操再次西征张鲁,并在当年的七月攻下了汉中,派夏侯渊、张郃、徐晃等精兵强将驻守。正在和孙权争夺荆州的刘备得知消息后大惊失色,匆忙用三郡之地与孙权达成了和解,快速返回益州防御。刘备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汉中是蜀中的门户和咽喉,用杨洪的话来说“无汉中则无蜀矣”,黄权也认为“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此为割蜀之股臂也。”曹军占领汉中,就和蜀中共享大巴山之险,占据了地理优势,随时可以南下直插益州腹地。而且,这种危险并不仅仅存在于理论上,留驻汉中的魏将张郃已经开始了进攻益州的军事行动。

从汉中进攻益州主要有两条路线可选,一条是从阳平关南下经剑阁直插成都的金牛道,由此可进攻益州的核心区域蜀郡,另一条则是由南郑而南,循经宕渠等地的米仓道,由此可进攻三巴地区(建安六年,刘璋将巴郡一分为三,设置巴郡、巴西郡和巴东郡,统称三巴),张郃选取的是后者。张郃从米仓道进军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争夺巴西、巴东二郡的人口资源,“欲徙其民於汉中”,另一个是进攻巴郡的治所江州(今重庆)。

张郃的两个目的都是刘备所无法容忍的。第一,在社会动荡瘟疫频发,军阀割据连年混战的三国时期,人口资源尤为重要,谁掌握数量庞大的人口,就意味着可以组建更多的军队参与战争,同时也可以有更多的劳动力从事社会生产,为战争提供庞大的物力支撑。对实力相对弱小的刘备来说,人口更加显得弥足珍贵。特别是巴西郡的原住民賨人尚武,“种党劲勇”,是最为理想的兵源,当初刘邦从汉中入关中,士兵中就有大量的賨人。如果让张郃强行迁走了大量人口,刘备仅能得到三巴之地而不得其民,实力将大打折扣。

第二,巴郡的治所江州对刘备集团极其重要。此地扼守长江上游要冲,是益州和荆州的联结枢纽。如果江州被张郃攻占,刘备的地盘将会被拦腰截断,益州和荆州将成为两个彼此不能联系的孤立集团,容易有被各个击破的风险,无论哪个方向受到攻击,都无法得到另一个方向的支援。而曹军若想进攻刘备的益州或者荆州,都可以从江州获得侧面助力。从江州顺流而下,可直取荆州的要地江陵,溯江而上,则可以沿着刘备取川的旧路,插进成都平原的腹地。廖立后来在发牢骚时曾说过:“张郃深入于巴,几丧一州”,可见张郃深入三巴地区对益州安全造成的威胁之大。

第三,刘备刚刚取得益州,统治尚未稳固。伴随着权力的重新洗牌,益州原有势力的利益被稀释,和反客为主的荆州外来户之间存在着尖锐的矛盾。虽然各方在刘备的恩威并施下暂时能够和平共处,但是一旦出现外来的军事压力,内部很容易产生祸乱。因此,当曹操攻占汉中、打开益州北部门户时,“蜀中一日数十惊,备虽斩之而不能止”,号称仁德的刘备也不得不用极端手段进行镇压,可见益州内部形势不稳到了相当严峻的程度。

无论出于哪方面考虑,刘备都不可能坐视张郃的军事进攻,必须将张郃的势力从三巴地区驱逐出去,才能巩固自己的统治基础。因此,刘备派出了得力干将巴西太守张飞率军抵御张郃的入侵,自己则坐镇江州作为后援。

二、过程:张飞大获全胜,张郃全军覆没

宕渠之战的过程在史料中着墨不多,只零星见载于交战双方主要将领的传记之中,其中《三国志·张飞传》对此战的记述相对详细:

郃别督诸军下巴西,欲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蒙头、荡石,与飞相拒五十馀日。飞率精卒万馀人,从他道邀郃军交战,山道迮狭,前后不得相救,飞遂破郃。郃弃马缘山,独与麾下十馀人从问道退,引军还南郑,巴土获安。

宕渠之战张飞大获全胜,而张郃几乎全军覆没,连战马都丢掉了,仅带领十余个随从冲出了张飞的包围圈,仓皇逃回汉中。张郃位列曹魏“五子良将”,自从镇压黄巾起义开始,先后追随韩馥、袁绍和曹操,身经百战,作战经验丰富,其出众的军事能力连诸葛亮都颇为忌惮:

郃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

曹操在得到张郃时也“甚喜”,将张郃的来降视作“微子去殷、韩信归汉”,对他颇为重用。这样一个名将应该和张飞棋逢对手,为什么会败得如此惨呢?主要原因还是归于张飞在谋略和战场指挥上更胜一筹。

众所周知,历史上的张飞并不像演义中那样莽撞无谋,而是一个智勇双全的出色将领,被人们誉为蜀汉“五虎大将”之一。《三国志》作者陈寿评价他不仅是“万人之敌、为世虎臣”,更是赞赏他有“国士之风”。如果说长坂坡据水断桥尽显其勇,义释严颜尽显其智,那么宕渠之战中,他对战局精准的把握能力和对战机敏锐的捕捉能力则展现得淋漓尽致。

战役第一阶段,张郃利用宕渠水形成的圆环地势进行防守,将大营安在圆环的缺口处,并在缺口前面的蒙头布置防线。张飞对地形进行了仔细研判后发现了张郃的软肋,即张郃的防守地形虽然有利,但远离汉中大本营,后勤补给困难,且由于三面环水一面环山,也不利于就地抢粮。因此张飞只在蒙头与张郃展开对峙,并不急于展开战斗,意图就是用“拖”的战术搞疲敝曹军。

战役第二阶段,在对峙了五十余日后,张郃军粮即将耗尽,士气陷入低落的时候,张飞亲率精锐军士万余人,从小路突袭张郃大营,将张郃军压迫在狭窄的山道间进行围歼,令其首尾不能相顾,故而一战击破张郃。

三、影响:曹军无力再犯益州,刘备转入战略进攻

宕渠之战是张飞数十年军旅生涯的巅峰之作,奠定了他三国一流名将的地位,更是对三国鼎立的局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曹操方面,宕渠之战的失利让其“徙其民於汉中”和攻占江州的战役企图流产,同时由于张郃率领的军队几乎遭到全歼,使曹军在汉中的军事力量受到严重削弱,士气也受到沉重打击,失去了再次进攻益州的能力。

而刘备方面则借助宕渠之战的胜利,扭转了于已不利的局面,巩固了在三巴地区的统治,从而稳固了整个益州的军心、民心。刘备自此解除了外患的困扰,可以放开手脚将主要精力用来整合内部资源上面。宕渠之战两年后,刘备经过精心准备,发动了汉中之战,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使整个蜀汉集团进入了巅峰时期。可以说,宕渠之战的胜利为汉中之战的发动和整个蜀汉集团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最后特别强调的是,宕渠之战挫败了曹军争夺人口资源的企图,为蜀汉保留了大量优质兵源。特别是三巴地区的賨人,后来成为蜀汉军队中一支强悍的力量,诸葛亮的《后出师表》中明确将其和南中地区的叟人、武都地区的青羌并称为“精锐”,他们在蜀汉数次北伐和国土防卫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参考资料:《三国志》《华阳国志》

a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