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哈萨克斯坦的民族问题:哈俄矛盾

文/南宫钦

哈萨克斯坦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它原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1991年12月16日宣布独立,这个由哈萨克族为“主体民族”的国家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界的舞台。哈萨克斯坦由多民族组成,大小民族达130个之多,是一个民族关系错综复杂的国家。各民族关系的稳定与和谐发展是国家实行改革的有利条件及重要因素。哈国社会是否稳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国两大民族,即俄罗斯族与哈萨克族之间的关系。笔者拟从以下三部分进行简述:

一、主要的民族矛盾

俄罗斯族是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民族,在1979年的时候,这个外来民族在哈萨克斯坦是多数民族,占到40. 8%,超过了土著居民哈萨克族的36%;在哈萨克斯坦独立前的1989年仍然和哈萨克族不相上下;到1999年即独立7年后,在己经有大批俄罗斯人回潮的情况下仍占了30%。而且这个数量庞大的第二民族是以入侵者的身份出现在哈萨克人的土地上的,不管它的出现是带来了现代文明的种子还是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哈萨克人对它的第一记忆仍然是压迫者。

纳扎尔巴耶夫写到:“不管我们是否情愿,哈萨克人民的心里留下了伤痕。在民族的语言、文化、祖祖辈辈的传统遭到排斥的时候,我们不可能熟视无睹。他们对我们说,苏联所有民族就像一块金刚石上的不同棱角,都是灿烂辉煌的,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色彩、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化。但事实上哈萨克人被有意识的贬低为二等公民。在他们的心里留下委屈是自然而然的事。” 哈萨克人带着这种委屈在历史里沉重的行走了几个世纪,1992年的独立让他们翻身作了主人,扬眉吐气的民族自豪感冲击着每一个哈萨克人。在这样的历史情景中,哈萨克人和俄罗斯人民族矛盾的爆发是不言而喻的。在哈境内留下来的俄罗斯族人不甘于被“边缘化”和“哈萨克化”,他们在双重国籍、俄语地位、民族权利等问题上与当地主体民族发生了矛盾和冲突。

二、哈俄矛盾的具体表现

1、语言问题

哈萨克斯坦独立初期,哈萨克人主体民族意识猛然觉醒,在国家的各个方面都自觉地去俄罗斯化,这种趋势最明显的表现在语言问题上。哈萨克斯坦1993年的宪法将哈语定为国语,而将原来的官方语言俄语仅仅定为族际交际语。除此之外,教育部门还大力推广哈语教育。很多行政部门还把掌握哈语作为任命干部的条件,有意强调哈语的政治性和重要性。

然而,这一时期的语言政策加剧了民族关系尤其是哈俄民族关系的紧张,引起了俄罗斯人的激烈反对,他们不想改变俄语的官方语言地位,并拒绝使用哈语。在抗争未果的情况下,大批俄罗斯人迁出了哈萨克斯坦。从实际情况看,由于多年以来语言上一直实行的俄罗斯化政策,很多哈萨克人熟练掌握了俄语,俄语成为了行政、教育等众多部门的官方通用语,在日常交际中俄语的使用范围也很广泛,甚至很多哈萨克人掌握了俄语却不懂哈语。

迫于俄罗斯人的反抗和俄语在哈萨克斯坦的实际使用情况,在1995年修改宪法时,对语言政策有了相应的改变。宪法规定:哈萨克语为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国语,在国家组织和地方自治机构中,俄语与哈萨克语一样,平等地使用。除此之外,仍有部分俄罗斯人,主要是北方俄罗斯族占多数的地区,为俄语是第二国语的地位在抗争。而部分哈萨克人对俄语的新定位非常不满,认为给俄语的地位过高,对哈语的重要性重视不够。

2、双重国籍问题

1989年在哈萨克斯坦有622.8万俄罗斯人,其中的大部分是在20世纪30年代之后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大清洗以及后来的大垦荒等原因才迁徙到哈萨克斯坦这块土地上的,直到哈萨克斯坦独立,他们在这里才生活了五六十年。哈萨克斯坦对他们来说只是谋生的地方,不是家。加之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人和其他民族的不对等地位,他们不可能自降身份认为自己是哈萨克斯坦人,在他们心里一直是把自己当作俄罗斯人,他们的心一直都在俄罗斯,对哈萨克斯坦他们没有认同感。

但是突如其来的独立,使得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人不知所措,其公民的法律身份和心理认同感分裂了。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人比较集中的北部地区,尤其是俄罗斯人占多数的北方四州提出了脱离哈萨克斯坦并入俄罗斯的要求。但是哈萨克斯坦的统一和领土完整使得这种要求不可能实现。在无法改变既成事实的情况下,他们提出了保留俄罗斯国籍的要求,即成为哈萨克斯坦国内拥有双重国籍的公民。他们的这一要求还得到俄罗斯国内一部分人的声援,他们也要求新独立的国家给予“境外俄罗斯族”特殊地位。但哈萨克斯坦政府没有接收这些要求,因为哈萨克斯坦宪法第十条已经明确规定:共和国公民具有其他国家的国籍不予承认

经过两国多次谈判,于1995年1月签署了《哈俄关于哈常住俄罗斯的公民和俄常住哈的公民法律地位条约》《哈俄关于简化申请到对方常住手续的协议》的文件,在相互妥协的基础上解决了哈萨克斯坦境内俄罗斯人的地位问题。根据签署的两个文件,使得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两国公民迁徙到对方或者是申请对方国籍时变得较为容易。这作为一种变通的解决之道,也使得要求双重国籍的声音与日渐衰。

3、人口迁移问题。

1991-1999年的9年间,从境外迁入哈萨克斯坦的总人数为754579人,其中主要是哈萨克族人。从这迁入迁出的情况看,迁入人数远远低于迁出人数迁出的人口之中主要是俄罗斯人。这虽然使哈萨克人在哈萨克斯坦总人数总的比例占到了 53.4%,主体民族超过了一半。但是俄罗斯人受教育水平普遍比较高,在哈萨克斯坦主要从事的是关键性技术性行业,大规模俄罗斯人的离开不仅仅是人口的减少,更主要的是智力资源的流失,这严重影响到了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建设。

哈萨克斯坦政府也注意到了这点,调整了他们的民族政策,使迁出的人数迅速减少,但是在其他民族(主要是俄罗斯人)对这个新国家产生认同感之前,这个问题就会一直存在,任何一个和民族有关的社会问题都有可能激化这一趋势。

为了哈萨克斯坦更好的发展同时也是进一步解决哈俄民族矛盾,1997 年12月10日, 哈萨克斯坦首都正式从阿拉木图迁往北方城市阿克莫拉(后改名阿斯塔纳)。迁都将有利于哈境内的民族融合,把首都迁往俄裔为主的北部, 可以有效地抑制较强的俄罗斯分离主义倾向, 制衡俄裔主导的北方工业带的作用。

三、影响

笔者认为俄罗斯族虽然作为哈萨克斯坦第二大民族导致哈萨克斯坦出现错综复杂的民族问题,但却同时对哈萨克斯坦国家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正是因为俄罗斯人的存在,才使得哈萨克斯坦重视民族关系,及早解决哈俄两族的问题与矛盾,更好的建立一个强大的民族国家。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独立以来的民族政策经历了一个初步形成、不断调整,并仍处于逐步发展完善的过程之中。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一些启示:制定民族政策时,需要正确处理多民族国家与文化认同之间的关系,要注重民族发展的权利和利益;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不断发现自身在制定政策方面的不合理性,据实纠正理念偏误,进行政策调整。

参考文献:

1.姜士林等主编:《世界宪法全书》,青岛出版社1997年版

2.罗伊·麦德维杰夫著、王敏检等译:《无可替代的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社会科学文献出版

社2009年版

3.吴宏伟:《中亚人口问题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4.赵常庆:《列国志-哈萨克斯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