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三是一个人的游戏——沪上小白单人独闯启动铁三完赛记

一人一车,我悄悄的来;一场游戏,我又静静的走。

昨天这个位于江苏最东端的寅阳镇恒大威尼斯社区热闹非凡。每年传统节目的铁人赛在此地已举办了四年,而今年却有些不一样。因为更换了赛事组织方,让一切都充满了悬念。既有对传统标准降低的担忧,也有对以往不足改进的期许。好在赛事组织核心都是熟人,大师、米高和霍克作为优秀的铁三选手,站台的比赛比我参加的还多。由他们监制的赛事质量想必是有保证的。但运动员与赛事组织者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角色,没有多年的实践经验只靠观察很难做到无缝衔接。担忧归担忧,毕竟多想无益,既然来参赛,开心最重要。

周六下午在签到处领完物资,正好赶上技术会。面对一条陌生的赛道,技术会就显得特别重要。除了常规的时间节点和注意事项,赛道的走向和各处安全隐患尤其需要了解清楚。毕竟上了赛道争分夺秒,注意力高度集中下过于细节的内容都会被大脑自动剔除。其实技术会也只算是间接经验,很多严谨的年龄组高手都会在前一天亲自过一遍赛道。一来记下各处风险隐患,二来也规划好最优路线。他们能取得我们玩赛型选手仰望的成绩是有道理的。虽然比赛也是一场游戏,但严谨的态度和充足的准备是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也是对平日刻苦训练的肯定,毕竟我们非职业选手的参赛目的大多是健康和娱乐。

周日早晨阳光灿烂,丝毫没有台风过境的迹象。看来作为赛事总监都得会一点法术,大师的道行看起来比老布好一些,只是吹走了风雨,招来的太阳还算没有过度发威。我大概是没睡醒,迷迷糊糊丢三落四的老毛病又发作了。起先是半路上发现没带头盔,接着进了换项区才发现墨镜没有带,还有一条能量胶也不见了。看看时间还早,第二次折回去同屋小哥都替我操心。再次回到换项区已接近比赛开始。我匆匆抓起泳帽泳镜独自奔向出发的沙滩。这次我选择了 35 分以内的蓝帽子,刚上沙滩找了个空挡钻了进去,没成想刚好是蓝帽子的头排。心里掂量了一下,然后默默向后让了几个位置。我真的不想被别人爬过去,如果时间允许我一定让到队尾。时间不容我多想,紧跟着前面的白帽子,我就站到了下水线。跃起,入水。然后搏斗就开始了。

要说游泳我也练了不少时间,泳池里也突破 30 分钟,算得上中级班水平。可比赛完全不仅仅是游那么简单。除了动作还有方向,一个游偏再快也慢。那么紧跟着水线就最快咯?答案是否定的,除非是白帽子打头的那几个。因为一方面水线会飘,跟着水线并不能保证完全直线。另外下水后还要面对后面高水平选手的追赶和抢水道的冲撞。就在这一路缠斗中我不仅走了 S 型路线,还误触了手表,以至于整个骑行过程都算在二次换项中,一点轨迹和数据都没留下。终于第二圈转过了第二个浮标,周围人少了,我也能放开手脚动作到位了。可没几下就到了终点,我抓着红毯爬上了浮台,结束了上午最凉快的项目。

这次的换项区特别长,刚出水还有些晕。我尽量迈开步子全当是放松恢复双腿的功能。转过台阶,绕进换项区。我扫了一眼停车架,离开的并不多。这让我稍稍有些安慰,心情放松地跟边上的选手还聊了两句。结果就忘了扣好安全帽,以至于上车线前不得不停下来。此次的骑行赛道虽然在技术会上听了个大概,但真正上路又是另一回事儿。

出发后的大直道速度刚拉起,前面就有一个 90 度急转。入弯内侧的绿化几乎遮挡了整个视野,不得不急刹降速。第一个圈道路平整,弯道距离也充足,连风向都很配合。上了海堤车就开始跳了起来。不敢用休息把,降速换安全肯定是我的首选。好不容易过了这段颠簸,刚拉起速度没多久就听志愿者大声提醒。反正说什么我没听见,下意识的点刹到跟前才发现是一个半米左右的坑,横跨了整个路面。心有余悸一身汗,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过了大堤进入复杂的绕圈段,我一直担心会拐错,不断地抬头看前方指示牌。加上这段一半的路程逆风,蹬踏非常辛苦。终于到了传说中的一二圈岔口,看到龙腾左拐而去,我犹豫了一下,想要提醒时早就不见了他的身影。一路上我还在为他可惜,妥妥的年龄组冠军飞了。直到第二圈逆风挣扎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他没错,以他的实力比我快一圈完全合理。原来我只比大神慢了一圈,这样想来我又可以开开心心的骑游了。后半程几乎没什么难度,一路的车手大多各行其道,偶尔也有逆向的选手,我看到早已远远的绕开。快到终点前没有估算好距离,提前解锁降速,以至于最后骑行均速只剩下 35。其实前面的巡航速度还是很不错的。

跑步是我强项,加上一年来改跑姿已有小成,我对此很有信心。经过阳光加温过的力宝健能喝出温啤酒的味道,5 分钟后我估摸着神水已经渗入四肢百骸,脚下又加了三分力道。刚拐出会议中心就是一座大桥。趁着体力尚好我蹭蹭就上去了,一路溜边,蹭着仅有的那么一点点绿荫保持体力。第一个补给点抢了一杯水,拐过去第二个补给点拿了一杯可乐。再到第三个补给点抓了两块海绵。短短 2000 米就有三个补给点我终于可以放心跑开了。第一圈结束拿过手环我看到前两天意外摔车的施老师,正站在赛道上带伤为选手服务。我有点感动,招呼了一声也没来得及跟他互动,脚下丝毫不敢放松。接着第二圈第三圈我一路超过许多人。虽然配速降了五秒,但似乎也没什么人超过我,估摸着高手太靠前我也超不过,就开始保持体力慢摇。最后一圈上了冲刺栈道,突然身后响起了清晰的脚步声。我咬咬牙提速,想要顶住这一点优势。无奈撑了 100 米还是被硬生生的超了过去。一看 214 号,心中一阵懊恼。同龄组的排名又要退后一个了。

过终点没什么惊喜,距离前面的选手太近,刚被冲过的终点线都还没拉起。我就这么光秃秃的迈过拱门,结束了这场一再错过的启东铁三赛。翻看成绩才发现原来刚才超过我的 214 选手跑步超过我几乎五分钟,是年龄组第二快,而最终的成绩仅比我慢了一秒钟,遗憾遗憾。

赛后的微信群热闹非凡。大家抑制不住的比赛激情在这里继续翻腾。有人站了台拿了奖自然兴高采烈,也有人错了路摔了车不甘不愿。不过万幸的是救治及时,所有受伤的选手都已无大碍。这远比去年数量众多的选手被割破划伤的影响来得小。洗过澡小睡了一会,醒来发现群里炸了锅。原来这次不少选手骑错跑错没能完赛,明明是站台的实力最后得了个 DNF 确实挺让人沮丧。但一致炮轰组委会线路设计有问题倒也有些巨婴的嫌疑。此次赛事谈不上完美,不然不会出现那么多未完赛选手。除此之外自行车检录和上下车线检查也不甚严格。这还需要组织者在志愿者培训以及赛道标注上多花一分心思。其实大家抱怨的问题并非无解,分叉道上色彩鲜明的地贴就能完全避免错路的可能。另外纯粹电子化的信息载体也有一点局限性。一张 A4 大小的 120g 铜版纸,正面完赛证书,背面注意事项就能尽可能多的覆盖所有参赛选手存疑的问题。即便问题发生,与选手在群内舌战也并非解决问题的正途。设定一个正规的申诉渠道既可以引导选手解决问题,又能安抚选手情绪、消除负面影响。而作为选手,大家都是自愿来参加这场游戏,首先了解游戏规则是必要的功课和自我负责。如果遇到不开心就推卸责任,怨天怨地怨空气,恐怕铁三这种游戏还是过于复杂了。都是成年人,自己报的名咬着牙也得过了终点。

好在我过了,2019 年第一场比赛 35-39 年龄组第六。我真得抓紧今年的小尾巴了,明年升入恐怖的 40-44 魔鬼组,一切都得重来。

最后发张 3 年前带着闺女在沙滩上的照片回忆一下,珍惜这次在 35-39 年龄组的最后一年。

a b